相关新闻

柳州新闻网 三亚网 东丽在线 津南在线 福州新闻网 定安新闻 巴南在线 哈尔滨新闻网 北青网 德阳网 深圳特区报 广西新闻网 开封网 深圳奥一网 万新闻在线 运城网 新华重庆 京华时报 黔南新闻 临高新闻 深圳晚报 雅安网 海淀在线 静海新闻 涪陵在线 武汉网 大河网 泰新闻网 百色网 屯昌新闻  京华时报 海南资讯 梁平新闻 驻马店网 杭州日报 天津日报 海峡网 四川新闻网 陵水新闻 延安网 三明网 石嘴山网 新浪河南 定安新闻 蓟新闻 蒙古语新闻网 綦江新闻 千龙新闻网 上饶网 甘南新闻  盐城网 玉溪网 临高新闻 玉溪网 遵义网 娄底网 海东地在线 北方网 丹东网 阿克苏地在线 汉沽在线 静海新闻 台中网 衢新闻网  昌平在线 衢州新闻网 廊坊网 武隆新闻 华西都市报 南通网 池新闻网 石河子网 阿拉善盟  哈尔滨日报 杭州文广网 连云港网 武汉网 燕赵都市报 合肥在线 沙坪坝在线 羊城晚报 杭州文广网 合肥网 福州新闻网 阳泉网 淄博网 酒泉网 衢州新闻网 枞阳在线 贵阳网 黄山网 天津热线 兴安盟 玉溪网 海口网 人民网重庆 巢湖网 江苏广播电视网 宁德网 四川电视台 垫江新闻 肇庆网 西宁晚报 克孜勒苏新闻 苏州新闻网 德阳网 江北在线 北京网 福新闻网
媒体盘点“嘀嘀”、“快的”大战始末内容详细 - 电子商务热点 - 零售业电子商务 - 资讯首页 - 商超快车道
你当前所在位置:首页 > 资讯首页 > 零售业电子商务 > 电子商务热点 > 正文

媒体盘点“嘀嘀”、“快的”大战始末

   阅读:1294次  2014-02-26 10:29:29

原标题:一场无关交通的抢客大战

腾讯、阿里巴巴的介入,让“嘀嘀”、“快的”两款打车软件的烧钱大战迅速升级供图

2014年2月18日,嘀嘀打车宣布,乘客使用嘀嘀打车并且微信支付每次能随机获得12到20元不等的高额补贴,每天3次。在同一天,快的打车则表示,用快的打车并用支付宝付款每单最少给乘客减免13元,每天2次。同时“发话”称,“后续无论什么情况,只要对手调了,我们 永远比对手多补贴1块钱 的政策都会自动快速生效。”

这周初,即便是平时不常乘坐出租车的人也知道了“嘀嘀”和“快的”,并开始跃跃欲试,准备安装并使用这两款优惠惊人的打车软件。“这已经不是简单优惠几块钱,赠送几个小礼品,而是在请全国人民打车。”

因为腾讯、阿里巴巴的介入,有人说,这是商业巨头的“烧钱游戏”,也有人认为,这是属于全体中国人的“省钱盛宴”,还有一部分人则干脆把这场发生在甲午马年年初的“二马之争”定义为“战争”。

这场发生在出租车行业的“战争”影响了很多人,但有经济学家认为,尽管每天在司机和乘客身上投入巨大,以“烧钱”来形容也毫不过分,但这场竞争的目的终究跟“交通”无关,业内人士分析,这是互联网经济对于实体行业的一次冲击,未来,这种冲击将会越来越多。现代快报记者贾磊

肇始

你奖你的,我贴我的

一众打车软件“自然生长”

开车时,出租车驾驶员老卢时不时低下头,虽然固定在支架上的智能手机中不时有提醒的声音传出,但他还是怕错过了某单好生意。这手机花了他1500多元,比起之前的诺基亚,每月流量费也要多花好几十,但老卢毫不在乎。

“能赚回来的。”老卢一边说,一边拿手指把手机屏幕敲得邦邦作响,“一单生意能返还10块钱呢!”

2013年下半年开始,老卢的妻子发现,刚过完50岁生日的丈夫变了——不光开始用手机和电脑,还时不时从嘴里冒出一两个诸如“嘀嘀打车”或者“快的打车”之类的新名词。不过,在老卢自己看来,自己的变化跟整个儿出租车行业的变化比起来,不值一提。

“我开了快15年出租车了,以前都是在路上 巡逻 找生意,现在生意自己找上门了!”老卢说。

听着从收音机里时不时传出的,有关“打车大战”的消息,结合自己的经历,这两天,老卢总算弄明白了,原来自己所在行业发生的巨变,居然是跟一帮软件程序员有关。

2012年,一款名为“摇摇招车”的手机软件出现在软件市场,它“致力于让人用快捷、有趣的方式享受到私人专属接送服务”。几个月后,装有这款软件的出租车在北京出租车行业中占据了一席之地,出入中关村等地的白领的手机中,大都装有这款软件。

“摇摇招车”的创始人王炜建成了一时风云人物,财经类杂志、技术类期刊都找他做采访。不过,即便是最有远见卓识的人,也难以预料到这种软件日后对于出租车行业传统秩序的强大冲击力。

“移动打车未来不缺盈利模式。”王炜建在做出这样预言的同时,也承认打车软件在一开始,都是投钱大于赚钱。当时的业内人士也认同他的说法,即打车软件确实会改变出租车行业,但作用是缓慢的。

在当时看来,打车软件对于出租车司机来说,属于高居云端的奢侈品——不管在中国的哪个城市,大多数出租车驾驶员的年龄都在30岁以上,他们面临巨大的生活压力,也缺少了追求新事物的心态,他们很难有欲望购买能够装打车软件的智能手机,更不要说额外的流量费用了。

一开始似乎也是这样,最初的打车软件——不管是“摇摇招车”,还是随后出现的“嘀嘀打车”“快的打车”“大黄蜂”等软件开发商和运营商,最初都选择了“先投资赚吆喝”,让更多人习惯这种模式。

各家公司的运营方式都不一样。为吸引更多的出租车司机使用摇摇招车,王炜建选择与运营商合作,把带有3G流量套餐的合约机免费赠送给司机。“嘀嘀打车”承诺,每个月“接单”最多的司机,有各种礼品奖励。也有的软件公司选择返还话费的奖励方式,地方性质浓厚的公司,甚至选择把当地的qy98千亿国际购物卡作为奖励内容。

在2012年到2013年上半年的时间里,打车软件在中国呈现出一种“自然生长”的态势——在全盛时期,软件市场里大概有30多种打车软件,它们的功能大多相同,业绩有好有坏。好的能够占据某些大城市的大半市场,差的则只有数个同时在线的用户。

不管怎么说,使用软件打车的环境被建立起来。

出租车司机们大多准备了至少一台装有软件的智能手机,其中大部分人不是为了象征意义大于实际意义的奖励,而是为了精准定位,顺路带客,减少空跑,以及高峰时的加价租车。

年轻人的手机也大多有一两个类似的软件,他们觉得软件很方便,比如,在路边找不到车时使用,预约用车以及高峰期加价租车。

两大商业巨头介入

点燃出租车“抢客大战”

2013年下半年,打车软件的自然生长被突然“扭曲”了。

如今的出租车上,有的驾驶员甚至装了两部手机一部平板电脑。原本某个软件独霸单一城市市场的情况不见了。以南京为例,最早在南京流行的软件是“嘀嘀打车”,但到2013年底,“嘀嘀”与“快的”的比例基本持平。很多人的手机上同时装有两个软件,同时使用。

而且,知道打车软件的人数呈几何级数增长,除了原来的网络传播、有口皆碑式的人际传播之外,大众媒体的目光也紧紧盯在了这“嘀嘀打车”和“快的打车”两款手机软件上面。

而最近的一段时间,这两款软件的优惠力度之大让人咂舌,甚至有人开这样的玩笑,“嘀嘀”和“快的”正在“请全国人民打车”。

“打车补贴”这个从未出现过的名词正是在2013年下半年时出现的。开始时的奖励对象主要是出租车司机,如果说这还是为了软件推广的话,那么2014年年初开始的“补贴大战”,在外人看来,完全就是“烧钱”。

1月10日,“嘀嘀打车”软件在32个城市开通微信支付,使用微信支付,乘客车费立减10元、司机立奖10元。

1月20日,“快的打车”和支付宝宣布,乘客车费返现10元,司机奖励10元。

1月21日,“快的打车”和支付宝再次提升力度,司机奖励增至15元。

2月10日,“嘀嘀打车”宣布对乘客补贴降至5元。

2月10日,“快的打车”表示奖励不变,乘客每单仍可得到10元奖励。

2月17日,“嘀嘀打车”宣布,乘客奖10元,每天3次;北京、上海、深圳、杭州的司机每单奖10元,每天10单,其他城市的司机每天前5单每单奖5元,后5单每单奖10元。新乘客首单立减15元,新司机首单立奖50元。

2月17日,“快的打车”和支付宝也宣布,乘客每单立减11元。司机北京每天奖10单,高峰期每单奖11元(每天5笔),非高峰期每单奖5元(每天5笔);上海、杭州、广州、深圳每天奖10单。

2月18日,“嘀嘀打车”开启“游戏补贴”模式:使用“嘀嘀打车”并且微信支付每次能随机获得12至20元不等的补贴,每天3次。

2月18日,“快的打车”表示,用“快的打车”并用支付宝付款每单最少给乘客减免13元,每天2次。同时“发话”称,“后续无论什么情况,只要对手调了,我们 永远比对手多补贴1块钱 的政策都会自动快速生效。”

“嘀嘀打车”还宣布,每周使用“嘀嘀打车”微信支付车费10次以上的用户,赠送时下最热门微信游戏“全民飞机大战”中的大礼包一个。马上,“快的打车”就承诺,用支付宝支付车费5次,可获赠淘宝天猫平台的退货保障卡一张。同时,“快的”还提供用积分兑换网易电影、网易印象派、锦江之星、汉庭酒店、抠电影、格瓦拉等的优惠券。

双方高频率地对抗,带来高额度的优惠,这让消费者和出租车司机们兴奋——他们乐于冷眼旁观这场财经人士口中的“出租车战争”,因为消费者只要绑定微信和支付宝,再用移动支付,就可以获得大幅度的优惠;而出租车司机也乐在其中,他们不用空跑,只需要接单就可以做完整天生意,还可以获得高额奖励。

运营方乐于烧钱,消费者乐在其中,在这场战争中看起来只有战利品,却没有输家。

前景

表面零收入

实际直指O2O商务模式

北京、上海、南京、杭州、广州……上周,在中国的每一个大城市中,“嘀嘀打车”和“快的打车”之间的“战争”都在上演,每天被投入的钱数以千万计。表面上看,投资方没有任何收益。

“嘀嘀打车”曾公布财报,从1月10日至2月9日其补贴总额高达4亿元。而在后来发起的新一轮营销中,“嘀嘀打车”称此次投入将达10亿元。对于“快的打车”,此前也有支付宝相关人士称,补贴投入了5亿元,后期的投入比起“嘀嘀打车”只多不少。重要的是,目前双方都没有停手的意思。

这看起来更像是两家公司之间的赌气,像是一场烧钱的游戏。但这并不妨碍经济学家研究这一近期最热的经济现象。

“打车软件之争只是表象。”有人指出,两个打车软件之间的战争,是从移动支付的介入开始升级的,而微信支付和支付宝支付的背后,则站着两个巨人——腾讯和阿里巴巴,马化腾与马云。

有媒体报道,2013年5月,“嘀嘀打车”在B轮融资中获得腾讯投资。6月,“快的打车”也完成了由阿里巴巴领头的800万美元A轮融资。随后,阿里巴巴称还会投资近亿美元,而今年1月,“嘀嘀打车”宣布支持通过微信叫车和支付,同时还获得腾讯等高达1亿美元的C轮投资。

尽管这两家巨头公司均未对目前的出租车战争做出过多解释,但并不妨碍明眼人看穿他们的布局。

“目前争的是移动支付的客户,整个的布局是O2O商务。”有专家这样分析。

移动支付并不难以理解——在智能手机与网络日趋完善与普及的当下,随时随地支付,无疑是一块巨

大的蛋糕。而O2O,全称Online To Offline,又被称为线上线下电子商务,区别于传统的B2C、B2B、C2C等电子商务模式。O2O就是把线上的消费者带到现实的商店中去:在线支付线下商品、服务,再到线下去享受服务。通过打折(团购,如GroupOn)、提供信息、服务(预订,如Opentable)等方式,把线下商店的消息推送给互联网用户,从而将他们转换为自己的线下客户。

根据统计,目前,中国O2O商务领域发展最迅猛的有三家——阿里巴巴、百度与腾讯,这三家公司是国内最大的网络经济体,拥有庞大的客户群体,如果介入线下的服务及商业行业,巨大的客户群体将迅速转化为财富。

而出租车行业,恰恰是一个最好的入口。

这几家发生在2014年初的动作,也恰好证明了这一点——除了腾讯和阿里巴巴介入“出租车战争”之外,1月24日,百度宣布收购人人所持的全部糯米网股份,全线铺开本地化LBS平台;2月10日,阿里巴巴11亿美元现金收购高德余下72%股份,加码旗下地图业务;2月19日腾讯买下大众点评20%股份消息最终尘埃落定,目标直指本地生活化服务升级。

“O2O模式的实现改变的将不仅仅是传统行业,更加有可能的是商业社会规则的重新塑造。过去十多年,互联网解决了大多数网民的娱乐需求,比如游戏、音乐、阅读等等。未来的十年,互联网将解决的是人们的生活消费需求、衣食住行等。”有专家如此断言。

使用软件的司、乘受益

不用软件的乘客打车变难

“我从新街口新华书店到大行宫新世纪广场。”听着手机里传出的打车信息,出租车司机郭雷心里一阵兴奋,这无疑是他最喜欢接的那类生意,可尽管他动作够快,却还是没抢到这单生意。郭雷气得骂了一句,一巴掌拍在方向盘上。

相比起大多数同时使用“打车软件”的同行们来说,郭雷无疑是“出租车战争”的受益者,他的出租车上装了两部手机,一部开着“嘀嘀”,一部开着“快的”。“每天的奖励有一百多,不拿白不拿。”郭雷说,他也看到过报纸上指责他这类司机的新闻,可他毫不在意,“我没违法,赚的也不是黑心钱。”

出租车行业的秩序,一夜之间被打破。出租车司机们更愿意接软件带来的生意,偶尔会对路边的打车者视而不见。有生意不做,这在之前是不可想象的。

同时发生变化的,还有打车者之间的秩序。“以前哪舍得打车啊,能走路绝不坐公交,能坐地铁绝不打车。”在新街口上班的白领小吴笑着说,她刚毕业没多久,喜欢接触新事物,又没什么钱,平时连吃饭都是找团购,打车补贴这样的事,就更不会错过了。“现在同事们出门都打车,哪怕多等一会呢,连有些开私家车上下班的同事都不打算开车了,加油多贵啊!”小姑娘笑着说。

骤然提高的客户量,显然让“嘀嘀”和“快的”也都有些措手不及,在“出租车战争”的最近几天里,媒体上关于软件瘫痪的消息不绝于耳。这多少让那些不会用或者不打算用软件打车的人出了一口气。

“前几天下雪,我在路边等车,看着好几辆空车过来,就是不带客,人家说是被预约了,这不是欺负老年人吗!”60多岁的张师傅说,一开始,他在新闻上看到有关打车软件的消息时,还不觉得跟自己有多少关系,一出门,才知道确实影响了自己的生活。这也成了媒体批评这场烧钱盛宴的理由之一。

“出租车司机行车时使用手机,会带来危险;软件对老年人不友好。”在微博上,大部分人对于打车补贴欢呼雀跃时,总是有人站出来这样仗义执言。

越来越多的人被波及了进来。“说广播最忠实听众是出租车司机,我切身感受,常能遇见出租车司机辨认出我的 彩色普通话 。只是,这一段没有了,司机很忙,聊天也少,车里广播也少开。出租车的车载广播被“嘀嘀”“快的”闪了腰,高峰期的广播收听率是大大下降了,夜半少人叫车时,广播才响起来。”一位电台的主持人在网上发出这样的抱怨。

出乎意料的是,在这样的一场争斗中,政府并未发出太多的声音,叫停“打车软件”的声音甚至远不如2013年夏天。

目前,北京市交通委规定,“每辆出租汽车只允许装一个手机叫车终端,叫车软件数量不限。”深圳市表示,“不会对打车软件叫停或放任不管。”而在南京,南京市交通运输局局长陈雷在接受现代快报记者采访时表示,打车软件市场火爆,这是通信企业的经营策略,“新生事物刚刚开始,我们在观察,看市民接受程度,如果运营商的策略能给市民带来优惠,也不错,我们不会一棍子打死。但如果抢占市场后就加价,我们坚决制止。”

资本竞争中

失落者黯然离开

国内相关统计机构对外发表的数据,2013年第三季度,国内打车应用前五名分别为“快的打车”、“嘀嘀打车”、“摇摇招车”、“大黄蜂”和“打车小秘”,市场份额分别为41.8%、39.2%、9%、3.9%、2.5%。其中,“快的打车”已并购大黄蜂,两者市场份额共为45.7%。

如今,就连当初的先行者“摇摇招车”,也黯然从打车软件市场离开。

摇摇招车曾经是国内最早推出的打车软件,一度也得到了非常快速的发展,在2013年,打车软件被政策逼得难以喘息的时候,摇摇招车对于政策表现出最大的亲热度,成为北京城首批四家与相关部门合作的打车应用之一。但在有巨额资本的“嘀嘀打车”和“快的打车”的疯狂竞争中,它很快败下阵来。据了解,摇摇招车的投资方为红杉资本,与腾讯与阿里相比,能给予摇摇招车的资金并不足以支撑如此疯狂地烧钱。

而在O2O的其他方面,腾讯与阿里巴巴这两大巨头也表现出了迅猛的势头,据悉,5年来,针对移动互联网业务的开拓,腾讯和阿里巴巴均主要以并购的方式,完成对各个细分领域的渗透。公开信息显示,2009年至今,腾讯以42起收购项目稳居第一,阿里巴巴完成16起收购排名第二。在目前看来,腾讯与阿里巴巴的交锋并非只在出租车领域,双方在“理财”“红包”“地图”“游戏”“支付”“移动IM”等领域均有角力。

做通讯软件发家的腾讯,与做电子商务起步的阿里巴巴,无疑是当今中国最能认识到“客户即是财富”的经济体,而客户的习惯,会被默默改变。

就像马化腾曾说:“就像日常生活中人们对水和电的依赖一样,我们要做互联网上的水和电。”

于是,经济专家说,在2014年初爆发的“出租车战争”中,腾讯和阿里巴巴争夺的,并非是某个软件的用户数量,而是试图用烧钱的方式改变人们的生活习惯,人们在享受优惠的同时,也认同了微信支付或者支付宝支付,这种习惯,将会伴随人们很长时间。

“而这只是这些互联网经济巨人进入日常经济的第一步,未来,这样的冲击将会越来越多。”有经济分析机构这样预言。

新华社南宁2月22日专电(记者王军伟)南宁市道路运管部门最近明确表态,不支持出租车司机使用“嘀嘀打车”等打车软件。此前,北京市相关部门也要求每辆的士限装一个叫车终端。最近几日,面对打车软件的“血战”,一些“回过神来”的地方主管部门开始对打车软件进行表态和规范。

目前看,打车软件带来的问题主要有五个方面:一是出租车司机在行驶过程中抢单会带来安全隐患;二是出租车司机为了赚取补贴,可能会对路边招手的乘客进行拒载;三是打车高峰期,乘客和出租车司机可能私下议价;四是对不会使用打车软件的许多老年人来说带来了机会不公;五是黑车司机可能安装软件,参与到出租车运营中来。

记者认为,在看到打车软件问题的同时,也要看到它带来的巨大好处。互联网公司给乘客和出租车司机的补贴姑且不说,打车软件对方便市民打车、降低出租车空载率起着不小的作用。其实它更大的意义,在于快速“催熟”移动支付市场,培育一个庞大的移动支付群体,对于移动互联网业发展十分利好,将来移动支付会带来群众更大的方便。

对于打车软件的命运,估计不少地方主管部门还在观望,预计未来,陆续会有不少地方出台规定。记者希望能宽容对待打车软件,从技术手段和法律法规上进行规范,不要一禁了之。

对打车软件带来的问题,法律法规有明确规范的,一定要有法必依,执法必严,比如对出租车拒载路边招手乘客行为,一旦有乘客举报,就应严查。对于法规盲区,应进行完善,比如要求出租车必须停车时才能抢单,或者要求软件公司完善软件服务,做到出租车行驶时无法抢单,不提供“付小费”选项。

“打车软件”市场是一个被互联网巨头迅速“催熟”的市场,是典型的互联网商战,相关监管部门反应滞后情有可原。但在随后规范行为中,政府应做好“守夜人”角色,完善法律法规,把市场的交给市场。

宽容对待打车软件

不能“一禁了之”